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方泰晟达投资有限公司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2013年上半年私募十大新闻事件盘点

更新时间:2013-07-16 07:12:06 作者:私募排排网浏览次数:292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迎来了中国私募基金的合法地位,也经历着行业资本市场的狂风暴雨;见证着新星的不断涌现,同时目睹了大佬的罪与罚;一边是财富神话的不断上演,一边是股灾带来最惨痛亏损…私募排排网盘点“2013年上半年私募十大新闻事件”,细品私募行业半年辛酸苦辣,带来行业前行动力与勇气。

  私募 “有组织有身份了” 

  新《基金法》正式实施 

  6月月1日,新《证券投资基金法》正式实施,私募基金纳入法律监管范畴,新增的第十章共10条规范对象均是非公开募集基金,内容涉及合格投资者制度、运作分配信披制度、备案制度、托管制度、允许达标私募开展公募业务等方面。在取得了合法“身份证”的同时,私募基金开展业务时也将享受税收、开户以及发行公募产品等政策。 

  为配合新《基金法》,今年220日,证监会起 草了《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对私募基金的登记、业务规范、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点评:自200381日,首只阳光私募基金云南信托—中国龙资本成立开始,中国私募私募已经在灰色地带顽强地生存了10个年头,61日新的《基金法》正式实施,一名私募基金的老总如是说:“以前叫阳光私募,没有合法地位,是生活在别人家的屋檐下。从下周开始,我们有‘爹娘’,有组织、有身份了,这很重要。” 

  私募进军公募 

  星石首只公募产品或年内问世 

  新《证券投资基金法》的实施,使得私募基金转公募进入最后的读秒期,星石投资成为最明确将开展公募业务的阳光私募。星石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内部整改,全面按照公募基金公司的标准进行,力争公司各个环节都能够达到公募基金的监管要求。 “星石的公募业务申请目前商业上的准备已经较为充分,在等待后台外包等细则的出台以便开展进一步的工作。”星石投资总裁 杨玲(专栏) 表示。 

  最新消息显示,星石已确定首只公募产品方案,将是一只追求绝对收益的偏股混合基金,很可能今年发行。 

  点评:一纸公文搅乱行业一池春水。私募可发行公募打破了公募牌照的垄断性,扩大私募行业的规模,对行业来说肯定是利好。但对于习惯了与大资金“共舞”的阳光私募而言,重新做回以中小投资者为主的公募业务,面临诸多“不习惯”。如何维护好两块不同的客户的利益,配置投研资源,以及进行投资上的隔离,是涉足公募业务的私募基金必须需接受的考验。 

  再现公募“奔私潮” 

  刘文动、刘天君等公募明星离职 

  伴随新基金法的实施和保险、券商和私募等资管机构进军公募基金领域,各大机构对基金投资人才的争夺趋于白热化,再加上市场转暖和私募基金的巨大诱惑,近期公募基金经理离职数量猛增。统计显示,从5月下旬至今短短三周时间,便有多位公募基金大佬离职。包括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刘文动、嘉实基金投资部总监明星基金经理刘天君、交银施罗德史伟、平安大华基金投资研究部总经理颜正华、天弘基金高喜阳、汇丰晋信廖志峰、信达澳银周强松、中银基金彭砚等多位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辞职。有消息称,刘文动、刘天君等明星离职后将成立自己的私募公司。 

  对公募基金经理而言,创办私募将直接由“给公司打工”变为“给自己干” ,同时,私募基金的仓位灵活、对投资的限制较少,优秀的基金经理更能够发挥主观能动性,这都是吸引基金经理“私奔”的动力。 

  点评:公募基金经理“奔私”的第一次高潮出现在2007年,其中包括原工银瑞信投资总监 江晖 、上投摩根投资总监 吕俊 ,以及嘉实基金的 赵军 、长盛的 田荣华 和华夏的石波 等,此后,公募基金经理奔私潮一直没有停歇,据统计,截至目前,超过100位公募精英成立私募。尽管明星基金经理“奔私”吸引市场关注,但由于脱离了原有强大的投研平台,仍有许多明星“奔私”后业绩表现欠佳,投资者应理性对待,不要盲目“追星”。 

  “我是清白的” 

   李旭利 “老鼠仓”案二审翻供 

  523日,备受关注的李旭利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审理。庭审中,李旭利对其在一审中供认的有罪供述进行翻供,并表示他在接受审讯时曾受到威胁所以做出虚假供述, 控辩双方围绕相关证据的合法性进行辩论。此后,诉检双方主要围绕李旭利是否通过电话指示李智君购买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这一焦点进行激烈辩论,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法庭调查,审判长宣布庭审结束,将择日宣判。 

  “我可能不是无辜的,但我的确是冤枉的。”李旭利庭审中表示。“我在2008年之前确实有过违规行为,但这一次的事情与我无关。” 

  点评:李旭利不是被警方逮捕的第一个基金经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他无疑是被提起控诉的基金经理中名气最响的一个,尽管李旭利案的庭审结果尚未宣判,但此案从一定程度上显现了中国相关法律在基金从业人员买卖股票行为上的制度漏洞,折射了公募行业激励机制不足,当行业暗箱操作盛行,制度是“堵”?还是“疏”? 

  大佬二次转会 

  莫泰山 去职重阳投资

  412日媒体报道,基金界大佬、重阳投资高级合伙人、总裁莫泰山已辞去在重阳的相关职务这距离莫泰山到任重阳投资总裁仅两年半时间。2010年莫泰山辞去交银施罗德总经理转投重阳投资,他当时的跳槽被称作是公募基金界规模最大、级别最高人物、影响力最大的一次转会。在重阳投资两年半的时间内,莫泰山与裘国根 一起将重阳投资的管理资产规模扩至百亿元,重阳投资成为国内最大的阳光私募机构。 

  5月,莫泰山的新公司博道投资已完成工商注册,办公地点定在上海浦东,投资管理团队主要来自交银施罗德。 

  点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随着私募基金行业的逐步发展壮大,私募分家现象也越来越多,梳理私募基金公司分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合伙人个人发展诉求;二是投资理念不合;三是业绩变动。对于投资者来说,不管哪种原因导致的私募分家,都会带来风险,需要投资理性并谨慎对待。 

  最“牛”私募 

  创势翔上半年收益近翻番 

  1-6月的私募业绩出炉,广东私募创势翔折桂,以93.5%的收益勇夺得上半年股票策略收益排名第一,截至620日,创势翔1期累计净值为1.5725。资料显示,创势翔基金经理黄平拥有多年的操盘经验,曾为“敢死队”之一,对资金的趋势性和博弈带来的机会有敏锐的感觉,善于掌握交易性投资机会。 

  六月份A股市场哀鸿遍野,六月份的断崖式下跌直接吞噬了去年12月以来的涨幅,受此影响,私募业绩大面积下滑,私募创势翔1期逆市上涨,实现正收益。 

  点评:私募行业从来不缺乏业绩传奇,冠军私募的迅速“陨落”给行业带来更多思考。在私募基金的评价过程中,投资者往往较为重视短期业绩的优劣,但短期业绩很容易受到特定市场环境,以及运气因素的干扰,无法衡量私募基金经理的真实能力, 是“明星”还是“流星”需要我们长期观察。 

  “最短命私募” 

  沐雪巴菲特一号66天清盘 

  201321日,天津信托启动的受益人大会上,仅仅成立66天的结构化产品——“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提前终止,成为 “最短命私募”。 

  “沐雪巴菲特一号”在盈利状态下意外终止,原因归根到底在于,湖北精九和广东鸿图一方与江苏沐雪出现内讧。次级出资人深圳凯雷是有限合伙企业,其两家出资方广东鸿远和湖北精九举报江苏沐雪(该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诈骗,而江苏沐雪则反控湖北精九和广东鸿图在管理资产单元期间进行内幕交易(江苏沐雪被天津信托聘为该计划的投资顾问后,又聘请广东鸿远和湖北精九作为投资顾问,分管一部分信托资产)。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由于未能看到信托合同和投顾协议,真相仍存有诸多谜团。 

  点评:沐雪巴菲特一号纠纷无疑给成长中的阳光私募行业敲响一记警钟,值得阳光私募行业深刻反思并引以为戒。对阳光私募这样一个完全靠自身打拼的资产管理新军而言,诚信是生命线,比黄金更重要。另外,阳光私募越来越得到市场认可,其信息披露缺失问题不容回避。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阳光私募行业需更多曝露在阳光下。

   6月股灾 

  私募迎最惨痛亏损月 

  6A股暴跌,上证指数下跌14%,创近4年以来最大月跌幅,私募行业大面积亏损,一片凄风苦雨,据私募排排网数据中心不完全统计,已公布净值的近1000只非结构化产品,正收益产品不到10%,90%以上的产品出现亏损,亏损幅度超过20%产品近100只,其中最大亏损达34.09% 

  数据还显示,6月份私募整体平均收益在-7%左右,大幅跑赢大盘,跑赢同期股票型基金,下跌市中,私募的灵活性和策略多样化保证了私募下行风险控制相对较好。 

  点评:私募以获取绝对收益为目标,但目前国内私募大部分以股票多同样策略为主,同质化现象严重,在市场大幅下跌时,绝大部分私募不能抵御市场系统风险风险,但历史数据也说明,相比公募、券商集合理财等其他产品,私募在控制下行风险方面具有相对优势,未来随着市场对冲工具越来越多,私募策略越来越丰富,私募获取绝对收益不会成为“口号”。 

  债市整肃 

  债券私募产品发行量骤降 

  2012年股市一路走熊,债券成了投资者的避险天堂,部分阳光私募发现了其中的机会,通过设立丙类账户的方式进入银行间市场。随着债市的整顿风暴正在不断升级,2013426日,暂停信托产品、券商资管、基金专户等部分乙类账户在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账户开设,这导致,新的债券私募产品在短期内无法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除了可以在交易所债券交易外,它们的操作策略、交易品种、流动性等都受到限制,大大制约了债券私募的发展。

  截至5月底,自426日以后成立的信托型债券策略产品仅有6款,发行量环比下降五成。今年前4月以来共有54款债券型私募产品发行,平均每月发行13-14款。 

  点评:暂停信托等债券账户开设对私对于债券型私募产品发行影响很大,尤其是纯债券阳光私募,受到的冲击最大,经过这轮整顿,收益可能会下降,募集规模也肯定会缩水,导致资金会流向股票型或对冲型的产品。但此次监管层“剑指”债券市场不规范行为,若不扫清债市的“硕鼠”,就无法建立相对公平透明的制度,债市就无从谈发展,而债券私募类产品更不能壮大。 

  上演财富神话 

  期货私募爆发式增长 

  根据私募排排网的数据,今年前4个月,期货私募产品达到21只,远高于去年同期的3只,仅1月份就成立了11只产品。2008年至今,共有76只私募期货产品成立并通过第三方公布净值,其中,2008年发行1只,2010年发行2只,2011年发行8只,2012年则达到惊人的44只。 

  期货私募“异军突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传统股票投资在2011年至2012年普遍遭受较大损失,而期货私募创造了大量“一夜暴富”的神话:凯丰投资旗下凯丰基金在2012年收益率超过360%、四川文德资产管理的“文德一号”两个月时间净值增长214.72%、广州私募 刘增铖(专栏) 管理的“铖功程序化”两周上涨167.42%。 

  点评:期货私募的迅猛发展丰富了私募产品线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需求,促进了私募行业的发展。与其他类型私募相比,期货私募面临许多瓶颈,包括“阳光化”路径不清晰、通道单一、市场认知度低、产品不规范等。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期货私募风险控制还相对稚嫩,当看到许多产品上演暴富神话的同时,我们也看到许多的产品净值在几个月时间内亏损超过90%,投资者需理性对待。